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藏武 阿詩瑪江-第三十四章:天翅龍馬(上)相伴

藏武
小說推薦藏武藏武
第三十四章:天翅龙马(上)
上官陆与刘侃一战,惨胜。
上官陆全身无一处完好,连独立行走都很困难,是被姜愧抱回酒楼的,幸好二人并非生死拼杀只是较校比试,伤势看似严重却都是外伤,且并未伤及要害,修养几日也便无碍。
较校依旧继续。
上官陆只能带伤参加,所幸对手已不再如刘侃那般变态,能够轻松应对。
是日,上官陆照例锤炼武势,却始终难以做到静心,总感觉心绪不宁,鬼使神差竟然披上外袍,静静站立在窗台,目不转睛看向院门口。
没多久,一身淡绿色长裙出现,身后还是那个爱笑的小姑娘,正缓步走来。
上官陆心疼砰砰直跳,脸上浮现一片潮红,为调整情绪不断大口深呼吸,定了定心神后向下走去,只是脚步无论怎么控制,依旧还是那么凌乱。
相见,目光凝视,很平淡,但是又很暖,平静的目光中蕴含千言万语,不足为外人道哉!
就在这一瞬间,上官陆也好,郭安玉也好,两人对于对方的目光感到习以为常,仿似本就该如此,所有的不安、犹豫、彷徨、顾忌、猜疑也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他是她的,她也是他的。
種田 小說
奶爸JOKER
有些人,见上一面看上一眼,便永远也忘不了。
有些情,即便没有岁月的沉淀,依旧持久芬芳。
喜欢一个人、爱上一个人。
很简单,遇到了,心里有了他/她的影子,从此,那个人便印在心底。
扎了根、开了花、结了果。
“你来了!”
“伤势怎样?”
“来看看你的伤势。”
“无碍,别担心。”
“行了,呆子,你就让我们站在门外。”
三人中,也就数香儿姑娘还算清醒,不得不出言提醒二人。
身为郭安玉贴心人,对自家小姐的心思再清楚不过,来此不是为了查看上官公子的伤势如何,这院门口可不是说话之地。
上官陆与郭安玉的初识准确的说就是在这间顺昌酒楼,但对方的身影却早在六年前的浮屠城便留在对方的脑海里。
上官陆是因为人河上匆匆一瞥,便将眼前这位女子记在心里,刻在骨子里。
郭安玉却是因为在城内一茶楼静坐时,看到对面酒楼一位少年公子因怜悯几个小乞儿,特意在临窗位置多要了一桌吃食,不仅没有邀请那几个小乞儿入酒楼用食,也没有言明是为小乞儿特意所要,只是与同伴静静用过午食后默默离去。
正是当初上官陆这独特的处理方法,让郭安玉将这个男子牢牢记在心里,本以为此生再无相见之缘,谁料竟然会成为她的救命恩人,前些时日于酒楼相遇,上官陆特意提及六年前的浮屠城,郭安玉便知道,他就是他也是那个他。
上官陆的面容只能说一般,压根就与英俊潇洒搭不上边,但其自身那股自信、坚韧、沉稳的气质,远超同龄人,暗自沉思时会有一种独有的忧郁感。
反观郭安玉郭姑娘,不仅家世显赫为当朝靖王之独女,且身形细条面容姣好,虽称不上倾国倾城的绝世佳人,但看上去却有一股独特的韵味,时而优雅时而灵动,娴静与知性中带有一丝俏皮与可爱。
从人河上一眼入情到燕山的舍命相救,间隔六年的时间,上官陆心中那位空谷幽兰、清雅脱俗的姑娘,也从脑海中的倩影转变为活生生的真人,上官陆不愿错过,更不愿失去,只是因为心里有她,放不下、忘不了、舍不掉,不管不顾只愿遵从自己的心。
此后的时间里,上官陆当真是享尽齐人之福。
郭安玉总会在他没有比斗的时间里来到酒楼,彼此敞开心扉无话不谈,尽述自己所知,心防早已崩塌,内心逐渐向对方完全敞开,双方也有了更加深厚的一个了解。
情爱的种子,已经种下。
待它生根!
待它发芽!
待它成长!
酒越陈越香,而此情却是愈酿愈深。
自刘侃之后的比校,上官陆一直都有些遗憾,因为再也没有遇到像他那样旗鼓相当,能够斗个酣畅淋漓的对手。
比校结束,礼部需要统计出比校前百人,给了所有人半个月的休养时间,半个月后进行最后的较校,决出此次较校的天地人三杰,上官陆对此充满期待。
因为时间有点太久,上官陆也就不打算呆在酒楼,在于上官源几人商议之后便欲返回燕山居所,待半月之后正式较校之时再返回,临走之前,上官陆特意告知郭安玉他们居所的位置,邀请她到居所做客,游玩燕山。
返回居所已经有十天了,翘首以盼的上官陆依旧没能等到他所期待的那个人,也就显得有些失魂落魄,做什么事都是心不在焉。
“源哥,你说这男人,是不是一旦有了喜欢的姑娘,是不是都会变傻啊。”魏鹏又见到上官陆站在院中树下看着远方发呆,收起刀,擦了把汗,就问上官源。
“鹏子,这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我还想问你呢,你反倒先问上我了,不过应该差不多吧。不过,还是祈祷哥的心上人赶快出现吧,再不出现,陆哥都要成望妻石了。”上官源头也不回,一丝不苟的研习风势,趁着喝口水的工夫才回了句。
“驾、驾!”
就在这时,从京城方向,一匹快马疾驰而来。
“上官陆、上官公子可是住这儿吗?啊,上官陆,快、快去救我家小姐。”
骑马而来的正是一直跟在郭安玉身后的姑娘刘香儿,马未停稳,直接翻身下马,身上还有几道伤口,再不复京城所见端庄娇柔,几乎就是在吼叫。
“香儿姑娘,怎么回事,安玉怎么了?”上官陆赶紧扶着刘香儿,看着她的模样,心里便觉得不好,急切问道。
“小姐遇袭,快去、快!”刘香儿仿似是用尽全身力气喊道。
上官陆心上人遭遇伏击生死不明,顿时心如刀绞,立即转身向马厩跑去,边跑边喊道:“鹏子,照看好香儿姑娘,源子、姜叔快,乘四不像去,快、快!”
四不像,上官陆也不知究竟是何物种,唯一了解到的便是健步如飞,奔行速度远超所知良驹,居所内的四不像早已被上官陆几人所驯服,驾乘起来毫无障碍。
上官陆手持长枪、腰跨四不像,扬鞭疾驰,拼命向京城方向赶去,那张脸因为愤怒而无比阴沉,浓烈的杀意几乎凝结成实质。
四不像,速度真的是变态,香儿姑娘快马求教可是半个多时辰,上官陆三人只是用了一炷香不到的时间。
前方,郭安玉所乘马车,被一群黑衣汉子所包围,府中护卫所剩无几,只能背靠车架,以应对黑衣人层出不穷的攻击。
“嘚嘚嘚、嘚嘚嘚!”
西北方,随着四不像蹄声越来越响,黑衣人中快速分出几人,毫无顾忌便欲斩杀上官陆三人,其他黑衣人则是加紧围攻马车。
“杀!”
上官陆双腿猛夹四不像腹部,上身蜷曲,满腔愤怒滔天杀意皆汇于枪尖,炮势若雷电般闪将而出。
四不像似是感受到上官陆的心意,四蹄翻飞速度再上一层奔行如风转瞬既至,为首黑衣汉子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睁睁看着枪尖穿过自己脖子。
一势建功,上官陆并未有任何喜悦。
长枪横移,炮势转为摆势。
挂在枪尖上的尸体直接被甩飞,撞进另一名黑衣汉子的怀里,巨大的冲击力令他接连后退,却依旧无法泄力而躺在地上。
适时,上官源、姜愧赶至,长枪左突右出接连出击,特别是姜愧这绝顶武者,实力相当恐怖,前来拦阻的黑衣人无一合之敌。
有了上官源二人,特别是姜愧的相助,上官陆立即突破黑衣人的拦阻,不管不顾向郭安玉所乘马车冲去。
与此同时,黑衣人为首者见到阻拦无效,且上官陆一马当先快马驶来,脸上顿时浮现一股狠辣,一挥手,直接下令一半差不多八九名黑衣人前去阻截。
“全力出手,无须保留!”
领头黑衣人眼神凛冽看着马车,语气前所未有的阴毒与凝重。
马车外。
仅剩的四名护卫在安护卫的统领下死死抵挡着黑衣人凛厉的攻势,但安护卫被对方黑衣人首领死死缠住无法脱身,剩下四名流武者实力的护卫抵御六位同等实力的黑衣人本就险象环生,还要应对两名神出鬼没的机弩手,落败身死,不过是时间问题。
马车内。
郭安玉反倒是一脸沉静,双手死死用方盾堵在车架门口,防备羽箭的袭杀,身体完全蜷缩在方盾之后。
“玉儿,我来了!”
上官陆挥动长枪,挡开黑衣人砍向四不像前腿的刀锋,身形转动之际,冲着马车高声喊道。
上官陆的这一声喊叫,不仅让马车内的姑娘喜极而泣,更令马车外的护卫们战意大涨,因为他们有援兵赶来,不再是必死之局,求生的本能让他们瞬间发挥出远超此前的战力。
黑衣人首领却是面色大变,呵斥其他黑衣人的同时,与安护卫之间的拼斗也开始转变风格,攻多防少,几乎就是以命搏命的打法。
有四不像相助,上官陆根本就不与拦截他的黑衣人纠缠,采用骑兵冲击的方法,借助四不像狂奔之下带来的冲击力击杀黑衣人。
回转!
冲杀!
······
不过区区两个来回,所有前来拦阻的黑衣人皆已丧命。
“姜叔,那个绝顶交给你了。”
异世药神 暗魔师
“源子,先解决那两名弩手。”
急速冲向马车之时,上官陆高声吩咐道。“公子···”
“撤!”
见来人中是一名绝顶、两名一流武者,且三人战力不凡,黑衣人首领当机立断带头撤离。